汤姆·梅斯切里笔墨铮铮

汤姆·梅斯切里笔墨铮铮_数学_自然科学_专业资料。汤姆·梅斯切里 笔墨铮铮 文/凉雨 设计/王松涛 【期刊名称】当代体育(篮球) 【年(卷),期】2017(000)023 【总页数】4 【 文 献 来 源 】

汤姆·梅斯切里 笔墨铮铮 文/凉雨 设计/王松涛 【期刊名称】当代体育(篮球) 【年(卷),期】2017(000)023 【总页数】4 【 文 献 来 源 】 身为前 NBA 球员,汤姆·梅斯切里的人生经历绝对是独一无二。他出生在中国 哈尔滨,在二战时日本的集中营生活了数年,而后移居旧金山的俄罗斯裔美国 人。他曾和威尔逊·张伯伦、里克·巴里这样的伟大球星当过队友,勇士也为他的 14 号战袍举行了退役仪式。之后,他又成为一名出色的诗人,在文学和教育领 域作出的杰出贡献。当如今这支勇士在 NBA 赛场展现出非凡统治力的时候, 这位年近八旬的老人也重拾对篮球的热情。 1 在勇士的主场甲骨文球馆,经常会有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老人出现在场边。如 果你不认识他,多半会觉得他是硅谷的科技原创者之一,因为这个经常穿着老 式的牛仔裤和套头毛衣上的老者,有着一副千万富翁的派头。反正他来头不小, 因为就连勇士的两个老板乔·拉科布和彼得·古博尔、前勇士顾问杰里·韦斯特, 还有凯文·杜兰特和克莱·汤普森等球员,都会上前和他打声招呼。 “每当我来到这里,大家都对我很友好。”汤姆·梅斯切里微笑着说。 如果球迷抬头望向上空,就会发现甲骨文球馆里挂着梅斯切里的 14 号球衣, 他的旁边还有威尔特·张伯伦的 13 号球衣、埃尔·阿特尔斯的 16 号、克里斯·穆 林的 17 号、里克·巴里的 24 号和内特·瑟蒙德的 42 号。 在勇士的训练基地,梅斯切里曾经在比赛中的照片一出现在墙上——那是一个 肌肉发达、蓄着胡子的家伙,一副似乎要想把别人的脑袋拧下来的表情。而凶 猛一词,刚好是梅斯切里十年职业生涯的最好写照。 如今梅斯切里已经 79 岁了,他上去更像一个温和的学者,而不是昔日 NBA 赛 场上的全明星球员。他有两个赛季得到两双数据,还有多个赛季接近这个数据。 在整个职业生涯中,梅斯切里得到了 9904 分。 然而,一个前 NBA 球员的身份并不会让梅斯切里显得很特别,甚至对于里诺 高中的几代孩子来说,他也只是个普通的写作老师。如今,梅斯切里又多了一 份“职业”,他堪称是勇士比赛的狂热分析师,梅斯他的博客“Mescherys”里的 内容就能证明了这点。如今 NBA 的比赛和梅斯切里打球那会发生了天翻地覆 的变化,但他热衷于看到这一切,并且对篮球保持着极大的热情。 而在定居湾区之前,出生在中国的一个俄罗斯家庭的经历,使梅斯切里成为 NBA 历史上经历最特殊的球员。 时间回到整整 100 年前,在 1917 年,俄罗斯的布尔什维克发动了十月革命。 随着的浪潮席卷整个俄罗斯,一些特权阶层不得不亡命天涯。在动乱 中,梅斯切里的父亲尼古拉斯·梅斯切里科夫,带着家小逃到了日伪时期的满洲 国,也就是中国东北。在 1938 的 10 月 26 日,梅斯切里出生在哈尔滨。 尼古拉斯是一名军官,他的妻子玛莎来自一个贵族家庭。梅斯切里原本是可以 从小过上殷实的生活,但那次改变历史进程的革命运动中,他的家庭瞬间变得 支离破碎,一些亲属甚至都失去了生命。 “没错,我出生在中国,但生长在俄罗斯的双亲对我的影响深刻。”梅斯切里 这样回忆道,“显然,我也是个美国人,但我的家庭永远属于俄罗斯。我的母 亲曾是俄罗斯的贵族,她的父亲是当时的国会参议员,一个沙皇统治下的追随 者,并且还是俄罗斯东正教的头牌人物。” 在那个特殊时期,中国依旧给不了梅斯切里一家以及其他俄罗斯的移民家庭更 多的庇护。后来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日本帝国主义的军队侵占了中国领 土。当时,尼古拉斯打算带着他的家人到美国的旧金山,他在那里他找到了一 个码头工人的工作。但其他人的签证被推迟了,母亲玛莎、梅斯切里以及他的 妹妹安被日本人视为“无国籍”,并被安置在日本东京附近的集中营里,长达 四年之久。 天各一方的一家人直至战后才得以重新团聚,对于在暗无天日的集中营长大的 小梅斯切里,从未想到自己日后还会经历什么。 “我对在集中营的那段日子有着深刻的记忆。”梅斯切里说,“虽然全家人遇 到了烦,但我们最终还是来到了旧金山。” 当梅斯切里一家终于在旧金山安定下来时,他们发现融入美国的生活是多么的 困难。而且,尽管二战结束了,另一场美国和前苏联之间“冷战”又开始了。 对于一个刚来到美国的俄罗斯的移民家庭,这绝不是什么好消息,他们一家人 的名字也从梅斯切里科夫变成了“美式”的梅斯切里。 梅斯切里起初是通过观看美国电影来学习英语,他非常欣赏银幕硬汉明星约 翰·韦恩和詹姆斯·卡格尼。当他决心成为一名职业球员,他的骨子里就注入了硬 汉气质。 梅斯切里最开始是在湾区的知名篮球场上锻炼球技:10 年前,汉克·路易赛蒂 在同一块场地上磨炼了他的革命性的“单手跳投”;20 年后,一名名为贾 森·基德的天才后卫也在这里打磨他的篮球技巧。 “当我到达旧金山的时候,我的父母只会说俄语。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是局外 人,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人,而篮球会帮助到我。”梅斯切里回忆道, “我尽最大努力打球,因为我打得越好,我就越能感受到自我的认同。这慢慢 演变成一份独有情衷,我被篮球世界迷住了。” 梅斯切里在当地的洛威尔高中就读,1957 年高中毕业之后他进入了旧金山东部 20 公里处的圣玛丽学院上学,除了成为了篮球场上的好手,他还在 1961 年得 到了艺术类学士学位。 “从学校到家并不算太远,我还是可以享受一顿俄罗斯大餐。”梅斯切里说。 后来,他的 31 号球衣从圣玛丽学院退役。时至今日,也只有三位球员享受到 这个殊荣,另外两人如今都在 NBA 效力,他们分别是雄鹿的德拉维多瓦(4 号) 和马刺的帕蒂·米尔斯(13 号)。 学术上的成就,让梅斯切里的篮球之路一旦行不通,也有机会成为美国国务院 的一名外交官。但因为在丹佛的 AAU 挑战赛上为美国奥运篮球队带来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olor-glfx.com/,梅斯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